营业整顿勃

怕冷的热带生物。

之前谁跟我约的黑西头像来着(x

我tm吹爆!!!!!!!长谷部眼睛里有星星有蓝天有大海!!!!唔嗷嗷嗷嗷嗷甜香甜特别甜!!!!!!!!!

-Nap-:

是 @雪糕瘫 太太和 @勃-部性恋 太太家的审和部~(感谢两位神仙创作了他们///)
有1P久熙×久熙部容易翻车,走个外链试试

◆有剧透建议食用完原作后点开

主压切坑里的太太神仙写文我好想都画上一遍,但是自己垃圾画画不仅画得慢还严重ooc根本画不出太太们笔下鲜活的审(打主压切tag我都心虚),还有就是有名字有设定图的审比较好比着画...(小声) 

日常在tag下面翻过去粮吃,太幸福了(很多太太都总结了目录真好)虽然读得慢在小口小口地啃 

唉.....神仙,都是什么神仙写文

【主被】记忆拼图

鱼点的 @梓@跟着前野跳沼啊! 

“大将————!!!山姥切他、他!!!!!!”

 

 

审神者几乎在听到山姥切这三个的时候就冲向门口、一把推开挡了一半门口的厚,连滚带爬朝着本丸大门奔去。

 

 

厚没说完的半句话噎在喉咙里,手举起又放下。

 

 

 

——————————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的山姥切,丢了。

 

 

为了让后来的山姥切国广把等级快速提高,加入了第一部队,在登顶强度的检非违使围攻下,全队刀装报废,两振重伤四振中伤。

 

 

只剩一丝力气的山姥切都不敢撑着自己的刀站着——好像快断了,抠着碎一半的传送机器打开通道,拖着残了一条的腿把昏迷的小夜左文字扔进时空漩涡,却没注意到一把短刀直直把膝盖扎在地上。

 

 

只在一瞬,他做出了决定。

 

 

关闭通道,把传送器用最后一丝力气扔进去。

 

 

从那之后没了消息。

 

 

重返这个合战场的人,最后只找到了一大滩飞溅的血迹、两片手指那么大的刀剑碎块。



山姥切国广的,碎块。

 

 

这件事无法瞒过审神者。

 

 

一贯喜欢大红大紫的审神者从那一天开始只穿白色。

 

 

“大将——!山姥切、他——!!!!”

 

 

审神者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血管咚咚乱跳,眼睛也都看不清东西,跑到门口好像花了一万年。门口很多人,他向中心跑去。

  

  

山姥切国广!

 

 

血红的被单又破又皱,一半都没了,剩下的也磨得全是大小眼。滴着血水的山姥切没抬头看他,仔细看才发现他被绳索捆了个严严实实。

 

 

“你们……捆他干什么?!?!!!”审神者吼叫着去解,跪着的山姥切一个用力,尖锐獠牙差点切入审神者的喉咙——好在人被压切长谷部及时拉了回来。褐色头发的打刀表情复杂。

 

 

摔翻的山姥切挣扎着,不甘地吼叫。

 

 

从半块被单下面,伸出了时间溯行军一样的,嶙峋白骨组成的尾巴。


 

“对不起……主……”长谷部死死按住颤栗的审神者,捂着他的下巴以防人类咬断自己的舌头,“我们找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你……脸抬起来、我看看好不好?”审神者声音发颤,几乎是在恳求付丧神了。

 

 

看山姥切没反应,长谷部直接掰着他的脖子强迫他抬起头来,“给我看着主!”。

 

 

全是血口子的脸,漆黑的眼白里瞳孔是猩红色,眼神里没有一点原来的羞怯。审神者颤抖的指尖小心翼翼地触碰这些伤口,自己先哽咽了。

 

 

揉揉酸涩的脸,他用沙哑的声音下达了命令:“蜻蛉切、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同田贯正国,帮我按着他,带去手入。”

 

 

“别碰我!!!!!!”挣扎着的山姥切不傻,知道这些按着他的人是受远处那个人类的指示,于是恶狠狠地瞪着审神者。 

 

 

人类的表情复杂极了,痛苦、喜悦、欲言又止。“……你不认识我了吗?”

 

 

“你是谁关我什么事!”

 

 

审神者苦笑着叹了口气,“果然啊……”转过身去,“啊啊,如果记得我还对我这样,我会哭的。”可是声音里的哭腔根本压不住。

 

 

 

TBC

 

 


 

 


 


 

 


【主刀主】龟鹤延年

 @闪光毛裤裤 乌鸦太太生日快乐!!!!!(极限贺文)

思维混乱私设如山天际OOC

但是生快x

 

 

————————————————

 

 

审神者专门给自己设了个闹钟,因为他觉得从今天12:01开始,自己的的生日这一天就别想好过。

 

 

12:30了,鹤丸来了吗,没有。

12:59了,鹤丸来了吗,没有。

1:30,鹤……zzZZZ……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审神者发现被子里一团粉色,他装作还没醒,翻了个身,省的自己早起的旗杆被龟甲拿来大做文章。

  

  

等了十几分钟他才迷迷瞪瞪醒过来,软乎乎得而龟甲噗叽一下埋在颈窝里,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装睡的谎言。“真是吊胃口的放置呢,不愧是主人您♥”

 

 

审神者浑身冷汗,好说歹说让龟甲穿戴整齐出门吃早饭了,自己灰溜溜爬起来收拾床铺。

 

 

鹤丸去哪里了。

 

 

踏出房门的第一步,想他……啊呸不是、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本来以为这一脚出去会掉坑,没有。

那就下一秒填上掉蟑螂?没有。

好吧,早饭里总会有些什么惊吓,却连惊喜也没有。

审神者的心有点凉。

 

 

“呐,鹤丸今天怎么这么安生?”

 

 

“鹤丸?”

“嗯哪。”

“鹤先生吗?没见到呢。”龟甲贞宗咬着勺子尖趁机朝审神者抛了个媚眼。

“那是谁啊。”乱藤四郎抬头。

“????就、白白的、那么大一个鹤丸啊??”审神者一脸懵逼。作为一个坚定的鹤爱好者,他只留了一号机。

 

 

三日月抿了一口茶,插话了:“梦到了没实装的刀吗?”“主人想要的刀,我长谷部一定为您锻出来。”“长谷部但那的手气,嗯……”

 

 

审神者傻了。

 

 

龟甲缺他还有点可信,长谷部不可能骗他。他冲去翻看自己的宝贝刀帐,上面真的没有五条国永。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冲到鹤丸的寝室,空空如也仿佛没人存在过。虽说没什么灰尘,可是鹤丸的气息确确实实还在。那个泥土又带着点空灵青草味的、鹤丸的味道。这证明他绝对不是臆想了一个人设饱满性格有趣的付丧神,是确确实实有过这个人的,否则就凭他的脑子,完全不可能杜撰一个拳打三条养老院脚踢伊达幼儿园的社交花出来。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谁动了他的鹤丸。

 

 

审神者集中精力,感受着本丸的大小房间,都没有熟悉的气息。

 

 

接下来他企图去联系其他的审神者,去看看他们的鹤丸是否安在,没能联系上。

 

 

这下就难办了啊,审神者在鹤丸本应该在的屋子门口失意体前屈。看样子是时之政那边的系统错误吗,他们可不会像什么英灵手游一样出错了送东平息民愤,吃的亏都是自己的,万一鹤丸真的没了,时之政根本不会管。

 

 

等等,刚才龟甲称呼鹤丸为“鹤先生”这样的昵称——他冲进贞宗屋,在金蓝粉里面抓住粉色的那一只,抓着就出了房间,完全不顾龟甲逐渐开心的笑容,以及主人真粗暴、太着急了之类的甜蜜抱怨。

 

 

“呐!!!你记得吧?!能帮我一起找找鹤丸吗?”

 

 

“诶——放置着我在这里拼命地强调鹤先生——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吧?”龟甲越凑越近,也不知道是温顺到荡漾还是浑浊到眩晕的眼神让审神者很不舒服,往后退了两步汗毛倒立。

 

 

“你……知道鹤丸在哪里,对吧?”

  

  

“这样凶神恶煞的眼神……啊!眼里只有别人什么的……真是……真是……”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浅色的眸子胀满漆黑的污血,面前大地被一阵金色的羽毛暴风劈碎,雪白的光芒和黑色的菊花瓣纠缠,彼此碰撞、切割,铺天盖地的白结束了这一切。

 

 

审神者突然觉得鹤丸像一团行走的奶油,蛮合适做生日蛋糕的,然后他就被鹤的披风兜帽罩住了脸。那雪白得而布料下面,也是和龟甲同样狰狞的黑。

 

 

“鹤!!!这是……?!!”这声怒吼让打刀青年身上产生了微不可查的裂痕,渐渐地、渐渐地,有漆黑的瘴气冒出来,审神者再一次被吞进黑暗,虽然是另一团黑暗。

 

 

END

 

 

 

审神者在两把刀的神隐空间交界处被拔河了(x


每天都戒备对方的龟鹤都很辛苦- - 


【被主】日鱼

山姥切国广x男审神者

!男审人设是另一个作品里的,背景有点复杂,与本篇有关的地方我会在开头简单描述一下现世的审发生了什么。(如果有14年逛圆脸吧对一个ABCD选评论的原创漫画有印象的,请私戳我(X)

!男审神者受注意!

!剧情进展很慢注意!

!OOC注意!

!原先设定是主被,极被出来之后感觉实在是压不过(很介意这篇文曾经是主被的的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

两个话少的人的故事。

我,甜文。

 

 

 

 

 

山姥切国广,本丸的初始刀,五人挨个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被选中了。还没等刀匠动手,剩下四把全都被打回本体,矮自己一截的审神者抱着就扔进炉子里,出来的一丁点材料收好。

 

 

狐之助心虚地咽口水,一旁的刀匠也没见识过这么残暴的人,尽管没被选择的初始刀会被融掉,但都是背着审神者们进行的,刚就职就要面对这个,会把人吓走的吧。和平年代出来的人,好些一开始还没办法接受链结呢。

 

 

审神者在电子悬浮屏幕上领了今天日课的奖励,试着锻了一把胁差一把打刀,焦躁地用鞋尖点着本丸的土地,连呼吸都渐渐动荡起来。

 

 

才等了十分钟,审神者就干脆站起来,从地上的大包里挑了两杆枪,自己走进传送口。

 

 

炉子里那把胁差成型的同时,狐之助的铃铛叮咚一响,出战的日课完成了。

 

 

大概等到另一把打刀也成型,审神者才背着枪回来,满身是土但闻着没有血腥味,山姥切稍微松了口气。虽然是个难相处的人,但他不想看见主人受伤是刀剑共有的心情。

 

 

即是胁差的炉子比较近,审神者也先向打刀的炉子走去,山姥切拉紧脑袋上的被单不去看。其实他还是很在意的,两个半小时的锻刀时间出现在空气里的那一刻他就听见主君满意地出了口气。

 

 

如果是个喜欢稀有刀的人……

 

 

“我是和泉守兼定,很帅气也很强!是最近很——”神色狂傲的打刀看见审神者手里两把膛还没凉下来的枪,嘴角的笑容一下就没了。

 

 

和泉守兼定往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审神者——他们俩差了快有三十公分。审神者懒得搭理他,扭头就把那把胁差取了出来,樱花飞舞之下,和泉守怀里多了个眼里只有他的小可爱。

 

 

炉子空下来了,预想中的锻刀并没有到来,审神者熄灭了锻刀炉的烈焰,周边的温度一点点降下来。

 

 

“先函馆,再会津,十二点前我希望你们可以以平均等级13从鸟羽毕业……办得到吗?”

“你在小看谁啊?”“兼先生!!” 高大的黑发男子被自己的助手劝住了,悻悻走向传送器。

“打不过就回来,重新锻刀很贵的。”

 

 

山姥切本来是扯着被单瞭望远方的,手指不安地摩挲着自己的刀拵,突然被点到了名字,手里塞上传送器。他条件反射的想拒绝,哑了一下,心里稍有复杂地接下了。

 

 

 

 

以他们的练度,现在踏入鸟羽也没什么进步了。回到本丸,一片漆黑,只有锻刀炉和修复室还有点灯光,好在三人都是打胁,晚上起码看的清路。

“啊咧,刚把炉子灭了,怎么又点上了?”“别管了国广。”

身为队长的山姥切国广觉得有必要去汇报一下战果,尽管面对审神者的时候总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打扰了,这是今夜的战报。”

靠着锻刀炉打瞌睡的审神者一下被惊醒,揉揉酸倦的脖子。这么被死死盯着让打刀青年不太舒服,尤其是主人总是盯着眼睛。他不想被盯着脸。

 

 

汇报完毕,审神者满意地长叹了口气:“初始刀是你,帮大忙了。”

 

 

被这么猝不及防地夸奖让打刀有些不知所措。

  

 

审神者没搭理他这些千丝万缕的小情绪,看着身后两个半小时,打了个哈欠拍了张加速。

 

 

会出现哪位,山姥切国广心里也稍微有点数。初始刀其实都在时之政稍微学了些辅佐审神者的知识,其实没被选择的四把刀就这么烧掉真是有些可惜。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压切?”

“可以的话,请叫长谷部,毕竟那个男人……”

“那个信长吗?”

“是的。”

“战国的……第六天魔王啊。”

“是。虽然被下赐给直臣都不是的人,但我确实曾是他的刀。”

“我还挺崇拜他的。“

 

 

场面瞬间降温,门口的狐之助吓得都不敢进房间了。

 

 

长谷部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然后强压着抽搐的嘴角憋住了。

 

 

“我知道你的,很锋利,削铁如泥都说少了。“

这话让长谷部稍微好受了点,抬起头来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审神者——啊,比想的年轻呢,真有成年吗?

长谷部抚胸低头致意,“主人希望的话,就把我留在身边吧,做近侍什么的,我是得力的帮手。“

  

 

山姥切国广在一旁手足无措,想说什么又不敢。其实他也想当近侍,也想好了,过几天就跟主人说,讲讲自己从时之政那边学到的,绝对能帮上点忙,结果被长谷部抢先了。

 

 

看到两个半小时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精神建设的。

 

 

 

 

 

今天日课得而成果是一把烛台切光忠,审神者对这把太刀格外满意,出阵队伍的队长立即更换,很快就追上了其他几人的进度。不过,审神者非要跟着出战这点,令人格外的……不安。

 

 

在传送器前面的山姥切是这么想的,然而很快就被打脸了。

 

 

他们的审神者,很强。

 

 

和堀川一样的身高让他灵巧地飞驰在树林里,偶尔飞出的子弹让土方组的两人脸色很差,山姥切隐隐有点担心自己的兄弟,讲真的,审神者和和泉守兼定吵起来了,还真不知道堀川站哪边。

 

 

心态首先崩了的是和泉守,打垮了一队敌刀之后恶狠狠地贴近审神者,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一身土的白发青年:“我说你啊——这么喜欢枪,干嘛不选陆奥守吉行啊?”被阴影完全笼罩的审神者眼睛发着阴森森的金光,来自下属的冒犯让他极其不爽,压切长谷部先于堀川把和泉守往后一拽,身材高大的打刀啧了一声。堀川稍有歉意地看着山姥切国广——选了陆奥守就意味着不选他,神经粗大的和泉守显然意识不到自己说错了话。

 

 

打刀国广尴尬地拉下被单的一角,朝另一振国广低低头,意思是没事。

 

 

“我对山姥切很满意,” “?!” 两振国广都惊得盯着一脸冷淡、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的审神者,“山姥切你在那边笑什么。”

 

 

山姥切国广捏着带洞的那一块,焦躁地揉搓,脸涨得通红,再往下拉他的被单就要掉下来了,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嘴角发着抖,唇线全是波动,手足无措地环顾四周假装侦察敌情,就看见堀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蓝眼睛一闪一闪的,在他和审神者两人中间游走,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眼长谷部。

 

 

至少自己是被在乎的这点,是没问题的吧……

 

 

 

 

山姥切觉得自己无论是在国广刀派里面,还是整个本丸里面,话都算少的。

 

 

审神者话比他还少,他观察过,最长一次连续不说话持续了三天,话多的时候撑死一天五句,绝大多数时候对着电脑,通过狐之助把本丸安排的井井有条,仿佛审神者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不知道堀川做了什么邪道的事,长谷部辞去近侍职务,审神者转头就认命了他。本丸越发壮大,锻刀和介绍新的刀剑熟悉人身生活的工作审神者也从不插手,新来的刀居然有一半都不知道审神者本人的音容相貌,倒是本丸之主也一点都不在意。

 

 

但是山姥切国广有在意的事。

 

 

二振目。

这是个很尴尬的事,两把一样的刀生活在本丸,无论是被叫到还是在面对主或旧友,都会尴尬,然而审神者根本不管刀剑男士的情感问题。属性出众的,例如三日月宗近或者江雪左文字,来者不拒,已经各养了四把了。压切长谷部也是,养了两把,作为本丸的大管家,处境可怜极了,内部矛盾极其激烈。

 

 

直到有一天,本丸来了第二把山姥切国广。

 

 

审神者曾经屡次夸赞他好用,审神者偏爱机动高、冲力强的速战速决派刀剑,在山姥切已经接受了马上要有一个竞争对手出现的时候,审神者在今天的刀剑收入取向表里,把新来的山姥切国广名字后面,盖上了“刀解”的章。

 

 

他发现自己在纠结。 

 

 

希望审神者留下第二把山姥切国广,因为这说明他很好用。

不希望审神者留下第二把山姥切国广,因为……

 

 

因为…………

 

 

无法描摹这份奇怪的心情。


 

 

 

TBC

来位画手,救救孩子!(敲碗)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隼:

雪糕瘫:

【主压切】【耿直本宣】【初宣】

相约2018年12月!详情见图!


图上选段为太太们的历史作品不是参本作品哦!

毕竟我还没开始写


请Pick你们心爱的太太!

傻白甜的扛把子!甜度甜到跨界的夜景太太! @本丸夜景 

鲜美多汁飙车手勃太太!主压切第一甜车制造商! @勃

失踪的嘎太太回来了!虽然自称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 

说是咕咕咕其实是进度最快的紫蝶太太! @鸣泣的紫蝶 

天天喊着要吃糖还说自己性冷淡一看G就啵儿起的刀子精! @qingqing27 

想法贼多的,世界第一可爱的清晓太太! @清晓烟砚 


……还有我这个直男排版十八线抠图技术的沙雕选手。


想说的都在图里我们二(yin)宣(diao)再见!





嗯……

页数不明,毕竟大家都没交稿。

定价不明,毕竟现在没开印调。

反正估计是有多少人买印多少本。


哦“所以初宣的意义是什么”,是给自己画根死线好让自己能够弄完啦……(苦笑)

那啥,这几天碰不到电脑,太太们如果对文案有啥不满我只能在这里打补丁了orz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如果有Guest就好了_(:з」∠)_

如果有画手爸爸肯施舍我一下就好了_(:з」∠)_



 

【主压切】小长谷部在我家(六)

感谢在long long ago之前画图催更黏部的伙伴。

我的黏部到了!
所以今天激情更新!


前文请走(五)嗷呜嗷呜嗷

——————————————

 

 

房间里传来两声尖叫。

 

 

第一声是黏土部的,奶声奶气。

 

 

然后是叮铃咣啷跑过来的男人的,吓得爆粗。

 

 

长谷部的小垫子上,有一个蛋,半个长谷部那么大的蛋。

 

 

男人有点慌。

 

 

“长谷部啊……你、你下的?”

 

 

被那个玩意吓得打哆嗦的长谷部支支吾吾的,用百般求助的眼神看着男人,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

 

 

“我、我不知道!!醒来它就在这里了!!!!”随着男人盯着长谷部的眼神越发焦虑,小黏土又眼泪兮兮的了。

 

 

“乖啊,咱不怕,”说着伸了一根手指头过去,黏土人赶紧抱着蹭。微微发抖的触感让人心头一软,另一只手也过去,把他捧在手心里,黏谷部也很贪心地缩成一团,坐在手心靠着手指。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来怎么逗孩子,就是那种“捂住脸、放开,哇——”的玩法。男人突然用手比成一个球,密不透光罩住长谷部,小黏土在手心里咚咚咚敲打男人的掌心。

 

 

捂了两秒,松开,长谷部一脸委屈地看着男人,然后又被捂住,这次黏土乖乖的不动,随便男人欺负。

 

 

再松开,一主一仆都笑出声来,长谷部笑得呆毛乱晃————啊咧,黏土有这么柔软吗?

 

 

“长谷部这几天有没有觉得没胃口或者吃不下饭、肚子疼……?”

 

 

“都说了、不是我、不是我生的!!!”

 

 

所以那个蛋就没了下文,长谷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被手掌的温度哄的有点想睡觉。

 

 

他看看男人的神色,把身子蜷得更紧,揪起来眯着了,金窝银窝不如主人的手当窝。

 

 

小长谷部,睡着了嘴巴也一动一动,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反正看着就是贼可爱。男人玩心大发,拿了粒大米,生的,塞一半到他张开的小嘴里。



长谷部好像是闻到了,咬了一口,一下就听见嘎吱一声,刷就坐起来了,捂着门牙气哼哼,眼角都红了。

 

 

小黏土,还是爱哭。



今早这个蛋的风波过去之后,长谷部想起来昨天的事,又开始生气了。

 

 

为什么、都说好了把自己留下来的,一心软就给人家交出来算怎么回事?万一那个女孩子把自己拿走了呢?!

 

 

生气,特别生气。

 

 

男人也是一脸懵逼,好好的长谷部突然又开始生气了,一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样子,撅着个嘴还直直跪坐在那里,那个扭来扭去的小脚看得男人心痒痒的,灰色的袜子轻微的扭动,脚掌看着也有点圆,真就鬼迷心窍戳了他一下。

 

 

小黏土又是一声惊叫。

 

    

男人一副干了坏事心虚的样子,悄咪咪溜进房间避难了,然后————

 

 

好巧不巧,蛋壳裂了个缝,伸出来一个黄黄的小鸟嘴,在一阵叽噗叽噗的声音中,蛋壳又碎了一块。

 

 

男人吓了一跳,赶紧走近了去,和那个毛茸茸但暂时还潮乎乎的小鸡仔大眼瞪小眼。

 

  

“噜叽!!噜叽!!!” 刚破壳的小东西扇着湿漉漉的翅膀,腿好像还站不起来,摇摇晃晃,就算是打滚也要翻过来。

 

 

刚刚出来几分钟,身上的毛就慢慢蓬松起来。如果要形容的话,小小一只鸡,像粒玉米变成爆米花一样。

 

 

眼看着小鸡崽要掉下桌子,男人赶紧冲过去挡着。毛茸茸的幼崽总是惹人恋爱的,他张开双手圈着这只不明生物,看着眼前的小鸡崽眨着黑豆一样亮晶晶的眼,嘴里“噜叽噜叽”地叫了好久,安静下来了。一呼一吸,身上绒毛抖动,突然“嘎!”了一小声,男人直接笑喷,气流让小鸡绒像风吹出麦浪。

 

 

小鸡还是没有放弃发出难以理解的声音。

 

 

“哈、咕…”的气音好像是它的极限了,小东西不断重复发出怪音,千奇百怪的声音逐渐变得一致。两分钟后,小鸡能够稳定地发出 “ 嘎呜~”  的叫声。

 

 

因为腿短毛长,男人看不见鸡崽的脚丫,就看见这个小毛团朝自己飘过来。

 

 

鸡崽对他眨眨眼。

 

 

他对鸡崽笑了一下。

 

 

然后小鸡收到莫大鼓励似的,兴奋地轻轻跳动,像个泡泡在空中:“嘎…噜叽!”

 

 

????

 

 

这啥?

 

 

男人一脸尴尬地看着上窜下跳的小鸡,没能理解它的意思。

 

 

“嘎——唔——叽——”

小东西卖力地提高声音,然后音都变了。

 

 

男人无奈地重复小东西的音节:“嘎叽?”

 

 

“哇——呜——叽——”小鸡声音都有点哑了。

 

 

“啊?噜叽?”

 

 

小鸡兴奋地跳了两下:“啊路叽!啊路叽!!!!”

 

 

男人吓得合不拢嘴,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小东西跟长谷部喊自己的方式一样。

 

 

仔细端详起来,这家伙的毛色也和长谷部灰不灰黄不黄的发色一样,难道……

 

 

“长谷部?”

 

 

“哇唔叽!”

 

 

“压切……”“叽!!!”被愤怒地打断了。

 

 

男人被小鸡的可爱冲昏了头脑,跟它一言一语地互相喊了七八遍名字,直到背后传来阵阵寒意。

 

 

扭头看,一个背光的黏土人看不清表情,抓着半个自己长的刀一步步靠近,明明还没个苹果大,也能让男人感觉自己是瓮中待捉的鳖,无处可逃。偏偏这时候桌上的小鸡、啊、现在叫它长谷部啾比较合适,呲牙竖毛,两只针尖对麦芒的视线在空气里激出火花,男人都吓得腿软。



部啾显然比黏土更躁,扇动小翅膀,像个蒲公英一样从桌上落下去,男人吓得赶紧去接,一把没接住也不顾自己的平衡去抓第二把,卖力挥手的气流反而把长谷部啾扇出去飞了一段。

 

 

在黏土部的尖叫中,部啾平稳落地的代价是男人把自己磕出鼻血。

 

 

部啾跑动的速度很慢,黏土两个后空翻就拔刀横在男人和小鸡中间,却被男人一把扣住锁在手心,又一次被夺去视线。

 

 

小黏土在男人手里拳打脚踢,但直到人类爬起来才松开他,睁眼看到的第一幕就是男人安慰地搓着部啾的绒毛,小鸡在用自己蹭掉男人手指的灰。

 

 

小黏土咧着嘴抖个不停,黄豆那么大的小手捂着脸,哭了但是死都不出声,咳了起来。委屈、不甘、愤怒、恐惧,他小小的心脏一时间难以承受这么多复杂的情绪,痛的不行。

 

 

好痛……

 

 

从指缝里看去,自己的主人在检查小鸡的伤势。

 

 

心脏、好痛……

 


指缝里的主一脸无奈地在看自己。

  

 

是什么在咔吧咔吧响?

 

 

好痛好痛好痛————————

 

 

他推开男人的掌心一跃而下,抓着地上的本体刀扭头就跑,男人的阻拦声他也不想听了,逃出了这个房间之后躲进沙发下面,钻进一团灰絮。粗糙的粉尘让他哭的更止不住,可是小黏土一点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在哪里,捂着嘴颤抖着眼睛里又迷了脏东西,又气又疼以至于浑身发抖,呼出湿漉漉的气,委屈的金豆豆掉个不停,可能因为眼泪流太多了,冷,小黏土慢慢睡了过去。




 

 

 

 

——————————

 

 

 长谷部黏土在浑身酸疼中被刺眼的光唤醒。

 

 

主……来找自己了?

 

 

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要迎接一下才行……啊怎么身上全是灰啊————

 

 

为什么我能看到自己?!

 

 

长谷部发现自己眼前是“自己”。

 

 

自己用第三视角看着“自己”!!!!!

  

 

长谷部想要尖叫,可他发不出声音来,沙发被移开,他看到抱成一团的自己被沙发脚撞倒、咕噜咕噜滚了一圈。

 

 

一只纤细的、涂着紫色黄色指甲油的手穿过自己,把“自己”小心翼翼地捞了出来。

 

 

这个指甲油……罗茵吗?那个放弃了自己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在这里……

 

 

光线充足的客厅里、女孩子的手心里,“压切长谷部”的二头身黏土防御地抱着自己的膝盖,蜷成一团。

 

 

一双粗糙的大手伸过来,发抖着,试探地触碰“自己”。

 

 

头发,坚硬。

  

 

手掌,坚硬。

 

 

 

脸颊,坚硬。

 

 

长谷部看见“自己”的关节变成球形,男人颤抖的手托着“自己”的头,缓缓抬起的硬邦邦的脑袋上,是哭到睡着的表情,眼角的泪花也变成了二维的图像。

 

 

货真价实的黏土。

 

 

长谷部浮在空中,看见罗茵和自己的主说着什么,罗茵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主低着头不说话,紧张的空气即使是男人脚下的长谷部小鸡也感觉到了,愤怒地把少女漆皮的小高跟啄出一个个小洼。

 

 

主没有任何回应,罗茵揪着高自己一头的男人的领子,张大嘴喊什么,长谷部急急忙忙跑到罗茵眼前——他觉得罗茵看到自己就消气了——可是没有,男人仍不回话,少女咬紧牙关重重扇了一击耳光,自己也呜呜地啜泣起来。

  

 

男人没做任何抵抗,摔倒在地下。鸡崽在拼命威吓罗茵,男人用一个纸杯把它扣住递给少女,任凭部啾在纸杯里扑腾挣扎。

 

  

沙发上坐着的另一个男人急忙把罗茵拉走了,留下自己的主,无力地跪在地上,十指抓紧头发,在一切安静下来之后,嚎哭起来。

 

 

 

 

 

TBC

 

 

 明明拥有部黏土是开心的事为什么我却(

心脏梗来自@最后的三三(为什么找不到了?

感觉要被乱棍打死了(x

忘记给他买福袋了,5号凌晨送出去了

好想买啊——嘿西刀纹的小袋袋————

扌奂妻play(审xhsb)

噫好过分!!!!不给口水喝吗!!朋友之妻可以欺就算了不能饿着渴着呀QAQ!!!!以及真实爆笑xing爱文学了,撸着撸着突然笑出声(

qingqing27:

*看标题就知道是什么货色

*我和 @勃士-沼民从入门到沉底 的联动文,他那边会有我家hsb的,恩

*接受不了玩弄别家嘿西的赶紧撤退

*假车


勃谷部的味道真香XDD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