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主刀主】龟鹤延年

 @闪光毛裤裤 乌鸦太太生日快乐!!!!!(极限贺文)

思维混乱私设如山天际OOC

但是生快x

 

 

————————————————

 

 

审神者专门给自己设了个闹钟,因为他觉得从今天12:01开始,自己的的生日这一天就别想好过。

 

 

12:30了,鹤丸来了吗,没有。

12:59了,鹤丸来了吗,没有。

1:30,鹤……zzZZZ……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审神者发现被子里一团粉色,他装作还没醒,翻了个身,省的自己早起的旗杆被龟甲拿来大做文章。

  

  

等了十几分钟他才迷迷瞪瞪醒过来,软乎乎得而龟甲噗叽一下埋在颈窝里,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装睡的谎言。“真是吊胃口的放置呢,不愧是主人您♥”

 

 

审神者浑身冷汗,好说歹说让龟甲穿戴整齐出门吃早饭了,自己灰溜溜爬起来收拾床铺。

 

 

鹤丸去哪里了。

 

 

踏出房门的第一步,想他……啊呸不是、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本来以为这一脚出去会掉坑,没有。

那就下一秒填上掉蟑螂?没有。

好吧,早饭里总会有些什么惊吓,却连惊喜也没有。

审神者的心有点凉。

 

 

“呐,鹤丸今天怎么这么安生?”

 

 

“鹤丸?”

“嗯哪。”

“鹤先生吗?没见到呢。”龟甲贞宗咬着勺子尖趁机朝审神者抛了个媚眼。

“那是谁啊。”乱藤四郎抬头。

“????就、白白的、那么大一个鹤丸啊??”审神者一脸懵逼。作为一个坚定的鹤爱好者,他只留了一号机。

 

 

三日月抿了一口茶,插话了:“梦到了没实装的刀吗?”“主人想要的刀,我长谷部一定为您锻出来。”“长谷部但那的手气,嗯……”

 

 

审神者傻了。

 

 

龟甲缺他还有点可信,长谷部不可能骗他。他冲去翻看自己的宝贝刀帐,上面真的没有五条国永。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冲到鹤丸的寝室,空空如也仿佛没人存在过。虽说没什么灰尘,可是鹤丸的气息确确实实还在。那个泥土又带着点空灵青草味的、鹤丸的味道。这证明他绝对不是臆想了一个人设饱满性格有趣的付丧神,是确确实实有过这个人的,否则就凭他的脑子,完全不可能杜撰一个拳打三条养老院脚踢伊达幼儿园的社交花出来。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谁动了他的鹤丸。

 

 

审神者集中精力,感受着本丸的大小房间,都没有熟悉的气息。

 

 

接下来他企图去联系其他的审神者,去看看他们的鹤丸是否安在,没能联系上。

 

 

这下就难办了啊,审神者在鹤丸本应该在的屋子门口失意体前屈。看样子是时之政那边的系统错误吗,他们可不会像什么英灵手游一样出错了送东平息民愤,吃的亏都是自己的,万一鹤丸真的没了,时之政根本不会管。

 

 

等等,刚才龟甲称呼鹤丸为“鹤先生”这样的昵称——他冲进贞宗屋,在金蓝粉里面抓住粉色的那一只,抓着就出了房间,完全不顾龟甲逐渐开心的笑容,以及主人真粗暴、太着急了之类的甜蜜抱怨。

 

 

“呐!!!你记得吧?!能帮我一起找找鹤丸吗?”

 

 

“诶——放置着我在这里拼命地强调鹤先生——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吧?”龟甲越凑越近,也不知道是温顺到荡漾还是浑浊到眩晕的眼神让审神者很不舒服,往后退了两步汗毛倒立。

 

 

“你……知道鹤丸在哪里,对吧?”

  

  

“这样凶神恶煞的眼神……啊!眼里只有别人什么的……真是……真是……”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浅色的眸子胀满漆黑的污血,面前大地被一阵金色的羽毛暴风劈碎,雪白的光芒和黑色的菊花瓣纠缠,彼此碰撞、切割,铺天盖地的白结束了这一切。

 

 

审神者突然觉得鹤丸像一团行走的奶油,蛮合适做生日蛋糕的,然后他就被鹤的披风兜帽罩住了脸。那雪白得而布料下面,也是和龟甲同样狰狞的黑。

 

 

“鹤!!!这是……?!!”这声怒吼让打刀青年身上产生了微不可查的裂痕,渐渐地、渐渐地,有漆黑的瘴气冒出来,审神者再一次被吞进黑暗,虽然是另一团黑暗。

 

 

END

 

 

 

审神者在两把刀的神隐空间交界处被拔河了(x


每天都戒备对方的龟鹤都很辛苦- - 


【被主】日鱼

山姥切国广x男审神者

!男审人设是另一个作品里的,背景有点复杂,与本篇有关的地方我会在开头简单描述一下现世的审发生了什么。(如果有14年逛圆脸吧对一个ABCD选评论的原创漫画有印象的,请私戳我(X)

!男审神者受注意!

!剧情进展很慢注意!

!OOC注意!

!原先设定是主被,极被出来之后感觉实在是压不过(很介意这篇文曾经是主被的的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

两个话少的人的故事。

我,甜文。

 

 

 

 

 

山姥切国广,本丸的初始刀,五人挨个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被选中了。还没等刀匠动手,剩下四把全都被打回本体,矮自己一截的审神者抱着就扔进炉子里,出来的一丁点材料收好。

 

 

狐之助心虚地咽口水,一旁的刀匠也没见识过这么残暴的人,尽管没被选择的初始刀会被融掉,但都是背着审神者们进行的,刚就职就要面对这个,会把人吓走的吧。和平年代出来的人,好些一开始还没办法接受链结呢。

 

 

审神者在电子悬浮屏幕上领了今天日课的奖励,试着锻了一把胁差一把打刀,焦躁地用鞋尖点着本丸的土地,连呼吸都渐渐动荡起来。

 

 

才等了十分钟,审神者就干脆站起来,从地上的大包里挑了两杆枪,自己走进传送口。

 

 

炉子里那把胁差成型的同时,狐之助的铃铛叮咚一响,出战的日课完成了。

 

 

大概等到另一把打刀也成型,审神者才背着枪回来,满身是土但闻着没有血腥味,山姥切稍微松了口气。虽然是个难相处的人,但他不想看见主人受伤是刀剑共有的心情。

 

 

即是胁差的炉子比较近,审神者也先向打刀的炉子走去,山姥切拉紧脑袋上的被单不去看。其实他还是很在意的,两个半小时的锻刀时间出现在空气里的那一刻他就听见主君满意地出了口气。

 

 

如果是个喜欢稀有刀的人……

 

 

“我是和泉守兼定,很帅气也很强!是最近很——”神色狂傲的打刀看见审神者手里两把膛还没凉下来的枪,嘴角的笑容一下就没了。

 

 

和泉守兼定往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审神者——他们俩差了快有三十公分。审神者懒得搭理他,扭头就把那把胁差取了出来,樱花飞舞之下,和泉守怀里多了个眼里只有他的小可爱。

 

 

炉子空下来了,预想中的锻刀并没有到来,审神者熄灭了锻刀炉的烈焰,周边的温度一点点降下来。

 

 

“先函馆,再会津,十二点前我希望你们可以以平均等级13从鸟羽毕业……办得到吗?”

“你在小看谁啊?”“兼先生!!” 高大的黑发男子被自己的助手劝住了,悻悻走向传送器。

“打不过就回来,重新锻刀很贵的。”

 

 

山姥切本来是扯着被单瞭望远方的,手指不安地摩挲着自己的刀拵,突然被点到了名字,手里塞上传送器。他条件反射的想拒绝,哑了一下,心里稍有复杂地接下了。

 

 

 

 

以他们的练度,现在踏入鸟羽也没什么进步了。回到本丸,一片漆黑,只有锻刀炉和修复室还有点灯光,好在三人都是打胁,晚上起码看的清路。

“啊咧,刚把炉子灭了,怎么又点上了?”“别管了国广。”

身为队长的山姥切国广觉得有必要去汇报一下战果,尽管面对审神者的时候总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打扰了,这是今夜的战报。”

靠着锻刀炉打瞌睡的审神者一下被惊醒,揉揉酸倦的脖子。这么被死死盯着让打刀青年不太舒服,尤其是主人总是盯着眼睛。他不想被盯着脸。

 

 

汇报完毕,审神者满意地长叹了口气:“初始刀是你,帮大忙了。”

 

 

被这么猝不及防地夸奖让打刀有些不知所措。

  

 

审神者没搭理他这些千丝万缕的小情绪,看着身后两个半小时,打了个哈欠拍了张加速。

 

 

会出现哪位,山姥切国广心里也稍微有点数。初始刀其实都在时之政稍微学了些辅佐审神者的知识,其实没被选择的四把刀就这么烧掉真是有些可惜。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压切?”

“可以的话,请叫长谷部,毕竟那个男人……”

“那个信长吗?”

“是的。”

“战国的……第六天魔王啊。”

“是。虽然被下赐给直臣都不是的人,但我确实曾是他的刀。”

“我还挺崇拜他的。“

 

 

场面瞬间降温,门口的狐之助吓得都不敢进房间了。

 

 

长谷部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然后强压着抽搐的嘴角憋住了。

 

 

“我知道你的,很锋利,削铁如泥都说少了。“

这话让长谷部稍微好受了点,抬起头来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审神者——啊,比想的年轻呢,真有成年吗?

长谷部抚胸低头致意,“主人希望的话,就把我留在身边吧,做近侍什么的,我是得力的帮手。“

  

 

山姥切国广在一旁手足无措,想说什么又不敢。其实他也想当近侍,也想好了,过几天就跟主人说,讲讲自己从时之政那边学到的,绝对能帮上点忙,结果被长谷部抢先了。

 

 

看到两个半小时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精神建设的。

 

 

 

 

 

今天日课得而成果是一把烛台切光忠,审神者对这把太刀格外满意,出阵队伍的队长立即更换,很快就追上了其他几人的进度。不过,审神者非要跟着出战这点,令人格外的……不安。

 

 

在传送器前面的山姥切是这么想的,然而很快就被打脸了。

 

 

他们的审神者,很强。

 

 

和堀川一样的身高让他灵巧地飞驰在树林里,偶尔飞出的子弹让土方组的两人脸色很差,山姥切隐隐有点担心自己的兄弟,讲真的,审神者和和泉守兼定吵起来了,还真不知道堀川站哪边。

 

 

心态首先崩了的是和泉守,打垮了一队敌刀之后恶狠狠地贴近审神者,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一身土的白发青年:“我说你啊——这么喜欢枪,干嘛不选陆奥守吉行啊?”被阴影完全笼罩的审神者眼睛发着阴森森的金光,来自下属的冒犯让他极其不爽,压切长谷部先于堀川把和泉守往后一拽,身材高大的打刀啧了一声。堀川稍有歉意地看着山姥切国广——选了陆奥守就意味着不选他,神经粗大的和泉守显然意识不到自己说错了话。

 

 

打刀国广尴尬地拉下被单的一角,朝另一振国广低低头,意思是没事。

 

 

“我对山姥切很满意,” “?!” 两振国广都惊得盯着一脸冷淡、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的审神者,“山姥切你在那边笑什么。”

 

 

山姥切国广捏着带洞的那一块,焦躁地揉搓,脸涨得通红,再往下拉他的被单就要掉下来了,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嘴角发着抖,唇线全是波动,手足无措地环顾四周假装侦察敌情,就看见堀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蓝眼睛一闪一闪的,在他和审神者两人中间游走,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眼长谷部。

 

 

至少自己是被在乎的这点,是没问题的吧……

 

 

 

 

山姥切觉得自己无论是在国广刀派里面,还是整个本丸里面,话都算少的。

 

 

审神者话比他还少,他观察过,最长一次连续不说话持续了三天,话多的时候撑死一天五句,绝大多数时候对着电脑,通过狐之助把本丸安排的井井有条,仿佛审神者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不知道堀川做了什么邪道的事,长谷部辞去近侍职务,审神者转头就认命了他。本丸越发壮大,锻刀和介绍新的刀剑熟悉人身生活的工作审神者也从不插手,新来的刀居然有一半都不知道审神者本人的音容相貌,倒是本丸之主也一点都不在意。

 

 

但是山姥切国广有在意的事。

 

 

二振目。

这是个很尴尬的事,两把一样的刀生活在本丸,无论是被叫到还是在面对主或旧友,都会尴尬,然而审神者根本不管刀剑男士的情感问题。属性出众的,例如三日月宗近或者江雪左文字,来者不拒,已经各养了四把了。压切长谷部也是,养了两把,作为本丸的大管家,处境可怜极了,内部矛盾极其激烈。

 

 

直到有一天,本丸来了第二把山姥切国广。

 

 

审神者曾经屡次夸赞他好用,审神者偏爱机动高、冲力强的速战速决派刀剑,在山姥切已经接受了马上要有一个竞争对手出现的时候,审神者在今天的刀剑收入取向表里,把新来的山姥切国广名字后面,盖上了“刀解”的章。

 

 

他发现自己在纠结。 

 

 

希望审神者留下第二把山姥切国广,因为这说明他很好用。

不希望审神者留下第二把山姥切国广,因为……

 

 

因为…………

 

 

无法描摹这份奇怪的心情。


 

 

 

TBC

来位画手,救救孩子!(敲碗)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隼:

雪糕瘫:

【主压切】【耿直本宣】【初宣】

相约2018年12月!详情见图!


图上选段为太太们的历史作品不是参本作品哦!

毕竟我还没开始写


请Pick你们心爱的太太!

傻白甜的扛把子!甜度甜到跨界的夜景太太! @本丸夜景 

鲜美多汁飙车手勃太太!主压切第一甜车制造商! @勃

失踪的嘎太太回来了!虽然自称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 

说是咕咕咕其实是进度最快的紫蝶太太! @鸣泣的紫蝶 

天天喊着要吃糖还说自己性冷淡一看G就啵儿起的刀子精! @qingqing27 

想法贼多的,世界第一可爱的清晓太太! @清晓烟砚 


……还有我这个直男排版十八线抠图技术的沙雕选手。


想说的都在图里我们二(yin)宣(diao)再见!





嗯……

页数不明,毕竟大家都没交稿。

定价不明,毕竟现在没开印调。

反正估计是有多少人买印多少本。


哦“所以初宣的意义是什么”,是给自己画根死线好让自己能够弄完啦……(苦笑)

那啥,这几天碰不到电脑,太太们如果对文案有啥不满我只能在这里打补丁了orz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如果有Guest就好了_(:з」∠)_

如果有画手爸爸肯施舍我一下就好了_(:з」∠)_



 

【主压切】[车]关于三行就日完了什么的

???

这位太太你是不是省略了什么(

于是尝试补全(x

 

 

 

人类补完计划(并二次补档)

好久不见啊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