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eporn hub

已经是个失聪废勃了

【主被】[车] 无言窒息

本文为投喂@本丸夜景被刀舞4捅伤的心灵所作,所以仅对夜景太太的观看感受负责。

雷点见下,不喜欢的就跳,别多逼逼。 

男审神者x山姥切国广

!窒息

!失縿禁

!男  縿  性  縿  潮  縿   吹

!流縿血、暴縿力描写

!双向单箭头

!一句话三日月宗近(但他没登场)

!含模糊的刀4剧透




注:最后是妥妥的HE






P1点我

P2点我


————————————

 

 
看见曾经心爱的刀几乎是上翻着眼睛嘴角溢出唾液,审神者心里也有种异样的情感。
 
 
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应我。
 
 
对你再好也没有用。
 
 
很少跟我说话,没有事也不会来找我。
 
 
只是嘴上说很勉强的好听话,其实什么都……
 
 
什么都……………
 
 
审神者能感到自己的血液缓缓降温。
 
 
他从付丧神的衣物里翻出来自己给他的极守,本丸唯一一个,用那个黑色的棉线勒紧了自己刚才掐出来的红痕。
 
 
付丧神的唇语没有被看到。
 
 
 
 
——————————————
    
   
那是失去某个付丧神之后的第三个月,本丸仍然因为审神者和山姥切之间的事保持着低气压。
 
 
山姥切脖子上那个红痕一直没修复,因为没有得到手入的邀请 虽然他自己也能去,但是不敢。
 
 
他真的很害怕,昏天黑地的窒息感他不想再来一次。
 
 
在本丸他也和审神者绕着走,擅长侦查的兄弟这次也在帮忙告知什么时候该躲起来。
 
 
已经开放的极化里,只剩他没有出门修行。
  
  
本丸有多少道具他很清楚。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像压切长谷部或者不动行光那样,回到过去解开心结,以审神者喜爱的姿态回到本丸。
 
 
或者说比起外面,他的归处应该是这里。
 
 
他看着刀解的炉子。
 
 
一把满级打刀而已,跟着极化的刀凑数,几天就又出来一把了。自己是仿品,再来一把自己的仿品也无所谓吧。
 
 
他知道的,如何把力量转移给另一把刀。
他也知道的,本丸里的仓库里,有很多崭新的【山姥切国广】。
 
 
他的记忆终止在仓库,他失去人形,听见自己掉在地上。
 
 
 
 
————————————
 
 
 
他在仓库醒来。
 
 
他知道自己是山姥切国广,自己的对手是时间溯行军,自己的主人是谁,以及
 
 
他的记忆全都在。
 
 
他看向四周,凭借着契约的气息看见了自己的审神者,那个青年爬在地上,身边满地都是【山姥切国广】。
 
 
自己在他手里。
 
 
“你、你还记得三日月宗近吗?”
 
 
付丧神咬咬牙,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是谁,我不认识。”他这么撒谎到。
 
 
那位头发凌乱衣服汗湿的审神者突然哭了。
 
 
他对着满地的山姥切国广说对不起,他知道错了,想要什么都可以再有,求求你回来。
 
 
他和本丸其他的刀剑男士翻找着仓库,所有的极短都站在主人面前说,本丸的【山姥切国广】都在这里了,没有别的了、指着他说这是最后一把了真的没有别的了。
 
 
审神者哭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他在要什么回来?
 
 
 
 
山姥切愣愣的。
他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每一把都出鞘的、快要一百振【山姥切国广】,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主人,把每一振山姥切都唤醒了,找他需要的那一振。
 
 
他需要哪一振?
 
 
哪一振?
 
 
会是自己吗??
 
 
 
 
他从后面抱住了自己的审神者,眉眼埋在青年的肩膀上。
 
 
 
青年停了一下然后哭得更大声了。
 
 
“对不起山姥切对不起……” 青年没有一点教养地嘶吼,破音了 ,滑稽又悲凉“你想要的话我再给你一把三日月,不要丢下我、不要——”
 
 
“你知道那天山姥切国广、那一把、你选的那把冲进我房间我有多开心吗,我以为你服软了,我只是抹不下面子……” 青年语无伦次。
  
  
“他笑吟吟的,我问什么他都不知道,那一刻我天都塌了……”青年哭累了呜咽着,也发现自己的肩膀热乎乎的湿了。
 
 
“没能及时回应您……对不起……”付丧神这么说着,推翻了自己的审神者,在地板上吻他。
 
 
 
———————————————
 
 
 
  
  
  
  
  
山姥切趴在审神者的胸口上。
 
 
在审神者看来,现在是一团白被单,像个蘑菇,长在自己身上,还挺重的,热乎乎。

 

  

审神者伸手戳戳,还把手指伸进被单的破洞捏他的头发。
 
 
付丧神又气又笑,支起来身子轻咬了一口审神者的鼻尖。
 
 
“你敢咬我!”审神者夸张地做了个悲痛的表情。
 
 
无论是物理上还是感情上都居高临下的付丧神哼了一声,拽紧了被单又咬了一下,留了个牙印,挑衅地看着身下的审神者。
 
 
“你!!!” 审神者气的直接揉付丧神的腰,把手伸进他裤子里面,刷一下羞红了的付丧神立刻吓懵了,张嘴想吼又摸摸闭上了,被单把脸一裹气的不说话了。
 
 
然后审神者用被子盖住两个人,闷的最后都笑场了。
 
 
 
 

END

   

 

 







评论(4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