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eporn hub

已经是个失聪废勃了

【主压切】言叶(二)

有令人不适(非seqing向)的内容。

感到不舒服及时跳车,拒绝挂人。

前文请走

 私设如山注意

 ——————————————

 

~第二话 · 言叶で言い表せない/用语言表达不出来 ~

 

 ——————————————

 

 

 
  
审神者毫无征兆的发烧了,连他自己都很诧异。


好久没生过病了,所以这次情理之中的十分猛烈,上一秒还在喝着茶,下一秒就栽倒在榻榻米上不省人事。


把他抱去现世传送口的时候,藤庭执意摆手,表明自己还能扛,公主抱着他的小狐丸只好把烫的吓人的藤庭带去审神者休憩间。

然而还有一件尴尬的事,小狐丸后面的近侍轮值是压切长谷部。比起上次的消极逃避,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什么新转机。


他在混沌之间被一阵恶寒敲醒,四肢末端阵阵打颤,额头很湿。


他又睡过去了。


额头这次很重。


事后他回忆,这一夜他断断续续醒了四五次,醒来看了什么做了什么全都不记得,但是额头的湿重、滴水的感觉绝无半分虚假。


热,手伸出来、脚蹬掉,身子又冷的打战,谁给自己盖了被子,枕头边茶水怎么没断过。


有三个脚步声,一个总伴随着蜡烛出现,稳稳当当,一个悄无声息也不点蜡烛,要不是地板响了都不知道人来了,还有一个有点小碎步,听着是很刻意不出声但反而声音更大,也不打蜡烛。


后来手和脚都暖和起来,他一觉睡到天亮。


他第二天去输液的时候还在琢磨到底是谁。

   
这就是长谷部第二次轮值近侍。


第二次第三次之间又没正面撞见过长谷部,简直有点慎得慌,不看铃铛集都不知道这个本丸有压切长谷部这把满级的刀。

  
然后第三次轮值,是藤庭上任半年之后的事了。其他人的脾气慢慢摸了清楚了,唯独长谷部像个空气人。


这是藤庭一只手都能数过来的,和压切长谷部的正面对峙。


两人在办公室里一言不发,藤庭简直是浑身难受,不知道为什么一和这振长谷部待在一起空气都凝固了,就连藤庭颁布命令,长谷部也就颔首表示自己听到了,不回话。


藤庭想去读懂长谷部的眼睛,在观察他的表情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不太对劲,面颊不正常。


身为审神者的男人用不可反抗的语气开口:“麻烦你张一下嘴,长谷部君。”


煤色头发的付丧神吓得抖了一下,半年了都没正面端详过的藤色眼睛这次抖着、干涩着,表达渴望躲避这个命令,他垂着眼睛,低眉顺眼的奴才样子,往旁边看,反正就是用肢体动作告诉审神者放了他。


藤庭没有收回。


长谷部只能乖乖的、又紧缩眉头痛苦地张开了嘴:




红色的舌头,红色的口腔,红色的牙龈。
  




没有牙齿。


一颗都没有,整个口腔都是血肉色。


“…………我他妈!!!”


藤庭吓得骂出来了,抓起长谷部的手把他往手入室拉,力气更大的付丧神极快地狠狠打开审神者的手,双眼无神但恐惧的快要哭出来了,嘴半张半合辅助呼吸,他看起来快到极限了,开始发抖。


付丧神大口大口吞咽空气,被藤庭摸了的手抖得特别严重,他捂住嘴掐着胸口,发出干呕的声音。


藤庭眼眶瞪的有些酸疼:“跟我过来。”


他们还是来到了手入室。


合上房间,一张加速符。


藤庭焦急地叩门,才把长谷部敲了出来。


“张嘴——”
   

一片血肉模糊。


没有一颗牙齿复原。




TBC




评论(1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