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机勃勃

怕冷的热带生物。

【主刀主】龟鹤延年

 @闪光毛裤裤 乌鸦太太生日快乐!!!!!(极限贺文)

思维混乱私设如山天际OOC

但是生快x

 

 

————————————————

 

 

审神者专门给自己设了个闹钟,因为他觉得从今天12:01开始,自己的的生日这一天就别想好过。

 

 

12:30了,鹤丸来了吗,没有。

12:59了,鹤丸来了吗,没有。

1:30,鹤……zzZZZ……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审神者发现被子里一团粉色,他装作还没醒,翻了个身,省的自己早起的旗杆被龟甲拿来大做文章。

  

  

等了十几分钟他才迷迷瞪瞪醒过来,软乎乎得而龟甲噗叽一下埋在颈窝里,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装睡的谎言。“真是吊胃口的放置呢,不愧是主人您♥”

 

 

审神者浑身冷汗,好说歹说让龟甲穿戴整齐出门吃早饭了,自己灰溜溜爬起来收拾床铺。

 

 

鹤丸去哪里了。

 

 

踏出房门的第一步,想他……啊呸不是、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本来以为这一脚出去会掉坑,没有。

那就下一秒填上掉蟑螂?没有。

好吧,早饭里总会有些什么惊吓,却连惊喜也没有。

审神者的心有点凉。

 

 

“呐,鹤丸今天怎么这么安生?”

 

 

“鹤丸?”

“嗯哪。”

“鹤先生吗?没见到呢。”龟甲贞宗咬着勺子尖趁机朝审神者抛了个媚眼。

“那是谁啊。”乱藤四郎抬头。

“????就、白白的、那么大一个鹤丸啊??”审神者一脸懵逼。作为一个坚定的鹤爱好者,他只留了一号机。

 

 

三日月抿了一口茶,插话了:“梦到了没实装的刀吗?”“主人想要的刀,我长谷部一定为您锻出来。”“长谷部但那的手气,嗯……”

 

 

审神者傻了。

 

 

龟甲缺他还有点可信,长谷部不可能骗他。他冲去翻看自己的宝贝刀帐,上面真的没有五条国永。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冲到鹤丸的寝室,空空如也仿佛没人存在过。虽说没什么灰尘,可是鹤丸的气息确确实实还在。那个泥土又带着点空灵青草味的、鹤丸的味道。这证明他绝对不是臆想了一个人设饱满性格有趣的付丧神,是确确实实有过这个人的,否则就凭他的脑子,完全不可能杜撰一个拳打三条养老院脚踢伊达幼儿园的社交花出来。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谁动了他的鹤丸。

 

 

审神者集中精力,感受着本丸的大小房间,都没有熟悉的气息。

 

 

接下来他企图去联系其他的审神者,去看看他们的鹤丸是否安在,没能联系上。

 

 

这下就难办了啊,审神者在鹤丸本应该在的屋子门口失意体前屈。看样子是时之政那边的系统错误吗,他们可不会像什么英灵手游一样出错了送东平息民愤,吃的亏都是自己的,万一鹤丸真的没了,时之政根本不会管。

 

 

等等,刚才龟甲称呼鹤丸为“鹤先生”这样的昵称——他冲进贞宗屋,在金蓝粉里面抓住粉色的那一只,抓着就出了房间,完全不顾龟甲逐渐开心的笑容,以及主人真粗暴、太着急了之类的甜蜜抱怨。

 

 

“呐!!!你记得吧?!能帮我一起找找鹤丸吗?”

 

 

“诶——放置着我在这里拼命地强调鹤先生——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吧?”龟甲越凑越近,也不知道是温顺到荡漾还是浑浊到眩晕的眼神让审神者很不舒服,往后退了两步汗毛倒立。

 

 

“你……知道鹤丸在哪里,对吧?”

  

  

“这样凶神恶煞的眼神……啊!眼里只有别人什么的……真是……真是……”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浅色的眸子胀满漆黑的污血,面前大地被一阵金色的羽毛暴风劈碎,雪白的光芒和黑色的菊花瓣纠缠,彼此碰撞、切割,铺天盖地的白结束了这一切。

 

 

审神者突然觉得鹤丸像一团行走的奶油,蛮合适做生日蛋糕的,然后他就被鹤的披风兜帽罩住了脸。那雪白得而布料下面,也是和龟甲同样狰狞的黑。

 

 

“鹤!!!这是……?!!”这声怒吼让打刀青年身上产生了微不可查的裂痕,渐渐地、渐渐地,有漆黑的瘴气冒出来,审神者再一次被吞进黑暗,虽然是另一团黑暗。

 

 

END

 

 

 

审神者在两把刀的神隐空间交界处被拔河了(x


每天都戒备对方的龟鹤都很辛苦- - 


评论(2)

热度(52)

  1. 芝心咸鸦蛋生机勃勃 转载了此文字
    勃是天使(确认过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