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被嘿西关起来了

短时间内部不会更

【主被】日鱼(一)

两个寡言少语的人谈恋爱的故事。

会很短,跳着写。

这个审是别的故事里性转而来的(x  与本篇无关的设定我就不写了

如果有五六年前混小圆脸吧,看过一个每章结尾让大家回复ABCDEFG的漫画的话,欢迎私戳我(x

           别问我标题是什么意思,防白嫖用的    

刀剑乱舞,开始了。

 

 

 

————————————————

 

 

两个话少的人的故事。

我,甜文。

 

————————————

 

 

 

山姥切国广,本丸的初始刀,五人挨个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被选中了。还没等刀匠动手,剩下四把全都被打回本体,矮自己一截的审神者抱着就扔进炉子里,出来的一丁点材料收好。

 

 

狐之助心虚地咽口水,一旁的刀匠也没见识过这么残暴的人,尽管没被选择的初始刀会被融掉,但都是背着审神者们进行的,刚就职就要面对这个,会把人吓走的吧。和平年代出来的人,好些一开始还没办法接受链结呢。

 

 

审神者在电子悬浮屏幕上领了今天日课的奖励,试着锻了一把胁差一把打刀,焦躁地用鞋尖点着本丸的土地,连呼吸都渐渐动荡起来。

 

 

才等了十分钟,审神者就干脆站起来,从地上的大包里挑了两杆枪,自己走进传送口。

 

 

炉子里那把胁差成型的同时,狐之助的铃铛叮咚一响,出战的日课完成了。

 

 

大概等到另一把打刀也成型,审神者才背着枪回来,满身是土但闻着没有血腥味,山姥切稍微松了口气。虽然是个难相处的人,但他不想看见主人受伤是刀剑共有的心情。

 

 

即是胁差的炉子比较近,审神者也先向打刀的炉子走去,山姥切拉紧脑袋上的被单不去看。其实他还是很在意的,两个半小时的锻刀时间出现在空气里的那一刻他就听见主君满意地出了口气。

 

 

如果是个喜欢稀有刀的人……

 

 

“我是和泉守兼定,很帅气也很强!是最近很——”神色狂傲的打刀看见审神者手里两把膛还没凉下来的枪,嘴角的笑容一下就没了。

 

 

和泉守兼定往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审神者——他们俩差了快有三十公分。审神者懒得搭理他,扭头就把那把胁差取了出来,樱花飞舞之下,和泉守怀里多了个眼里只有他的小可爱。

 

 

炉子空下来了,预想中的锻刀并没有到来,审神者熄灭了锻刀炉的烈焰,周边的温度一点点降下来。

 

 

“先函馆,再会津,十二点前我希望你们可以以平均等级13从鸟羽毕业……办得到吗?”

“你在小看谁啊?”“兼先生!!” 高大的黑发男子被自己的助手劝住了,悻悻走向传送器。

“打不过就回来,重新锻刀很贵。”

山姥切本来是扯着被单瞭望远方的,手指不安地摩挲着自己的刀拵,突然被点到了名字,手里塞上传送器。他条件反射的想拒绝,哑了一下,心里稍有复杂地接下了。

 

 

 

 

以他们的练度,现在踏入鸟羽也没什么进步了。回到本丸,一片漆黑,只有锻刀炉和修复室还有点灯光,好在三人都是打胁,晚上起码看的清路。

“啊咧,刚把炉子灭了,怎么又点上了?”“别管了国广。”

身为队长的山姥切国广觉得有必要去汇报一下战国,尽管面对审神者的时候总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打扰了,这是今夜的战报。”

靠着锻刀炉打瞌睡的审神者一下被惊醒,揉揉酸倦的脖子。这么被死死盯着让打刀青年不太舒服,尤其是主人总是盯着眼睛。他不想被盯着脸。

 

 

汇报完毕,审神者满意地长叹了口气:“初始刀是你,帮大忙了。”

 

 

被这么猝不及防地夸奖让打刀有些不知所措。

  

 

审神者没搭理他这些千丝万缕的小情绪,看着身后两个半小时,打了个哈欠拍了张加速。

 

 

会出现哪位,山姥切国广心里也稍微有点数。初始刀其实都在时之政稍微学了些辅佐审神者的知识,其实没被选择的四把刀就这么烧掉真是有些可惜。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压切?”

“可以的话,请叫长谷部,毕竟那个男人……”

“那个信长吗?”

“是的。”

“战国的……第六天魔王啊。”

“是。虽然被下赐给直臣都不是的人,但我确实曾是他的刀。”

“我还挺崇拜他的。“

 

 

场面瞬间降温,门口的狐之助吓得都不敢进房间了。

 

 

长谷部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然后强压着抽搐的嘴角憋住了。

 

 

“我知道你的,很锋利,削铁如泥都说少了。“

这话让长谷部稍微好受了点,抬起头来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审神者——啊,比想的年轻呢,真有成年吗?

长谷部抚胸低头致意,“主人希望的话,就把我留在身边吧,做近侍什么的,我是得力的帮手。“

  

 

山姥切国广在一旁手足无措,想说什么又不敢。其实他也想当近侍,本来准备过几天就跟主人说,讲讲自己从时之政那边学到的,绝对能帮上点忙,结果被长谷部抢先了。

 

 

看到两个半小时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精神建设的。

 

 

TBC

 

 

及时刹住了主压切线(x

差一点就被嘿西冲昏头脑(x

日本有黑田故居旅行吗?

有的话带嘿西去参观

然后在黑田家的洗手间日嘿西。

黑西挖墙脚能力简直是刀剑乱舞不解之谜。

从外貌性格来说,我喜欢鹤,一开始是个单纯不做作的鹤厨

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自己的初始刀被被

突然有一天

被黑西抓走关起来了——owo

给勃士太太《蜂蜜烤茄子》的长评————大吉岭红茶与黑西狐

鱼太太真是文采斐然QAQ我再吹一次

梓@跟着前野跳沼啊!:

啊呀呀人生中第一次写长评还有点小激动呀,搓手手。

 

配合bgm《The Way I Still Love You》食用更佳

 

在从黑西沼爬出去之后已经很少会去找主黑西的粮吃了,但是还是架不住被嘎太日常洗脑+不时的麒麟臂发作,于是今天我点开了勃士太太的文,《蜂蜜烤茄子》第二十章,一秒被太太的文字折服。于是开始爬文从头开始品尝。

 

有时看文章时会捕捉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情绪,好像理解了又无法说出,甚至觉得写下的评论并不能完全的表达自己所感受的那些触动心弦的东西。所以我经常在评论区试探,打下一大段文字,然后再整行整行的删掉,因为我觉得我好像并没完全的与作者对接上信号,冒然的评论于我来说太过失礼,只好退而求其次送上小红心与小蓝手。

 

我是一个挑食的人,从气味到文章。喜欢的文章大多给我一种品尝过美食的满足感,今天翻到勃士太太的文,只觉得大吉岭红茶那股高香的茶味扑面而来,猝不及防就被香味捕获自动坐好来细品香茗。

 

前五章是初摘的新茶,花香四溢,满满的甜蜜与撩人,光是闻到就想微笑。百花丛中过的男审神不慎在懵懂克制的黑西面前翻车,习惯性的撩刃,教不识情事,只认主命的打刀青年了解爱的甜蜜。黑西克制又有点想遵从内心的冲动去回应男审神的一次次撩拨。甜的牙疼,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下意识的笑了反正我是笑了。

 

这时的黑西给我的感觉是——爱是克制而不自知小狐狸。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他的小王子开始驯养了。

 

结果就是这种朦胧的感情却让我觉得审神者与黑西之间的爱恋太过清澈,跟纤细的茶汤一样,轻柔绵软。

 

  “可我喜欢您”——这是打直球的黑西,别说被甜的满世界都是星星的审神者,我猜看过文的小可爱们也觉得这是蜜糖的味道了吧。

 

黑西有点像镜子,审神者是什么样子,他就会表现出来什么样子。看前文的时候一直以为会直接表明心意的审神者与黑西可能就直奔Happy Ending了

 

审神者说“可是你这么好看”

 

傻傻的黑西说“可我喜欢您”

 

太具迷惑性,犬类的乖巧与信赖加上猫咪的柔顺与本能的狡黠,这不就是小狐狸吗?

小王子在驯养他的黑西狐,我好喜欢那个骗黑西说自己得了花吐病的审神者,演技满分啊,手里没有花瓣都能演的煞有其事。

 

黑西狐呆呆的问他的小王子“你要怎么样才能痊愈呢?”

 

兼职审神者的小王子挖了个坑自己再度跌进名为黑西的沼泽中,

 

“两情相悦。”七分认真,三分调戏。

 

“就是说您已经痊愈了的意思吗?”

 

翻车的小王子也被他的黑西狐驯养了。

  

这段感情开始于美好与内心萌动的童话般的春季,接着迎来的是夏季的暴风雨。

 

夏摘的大吉岭红茶最享有盛名,香气与滋味饱满精致又富有层次。男审神与黑西的恋爱之路也是这样,有清甜的前调,接着就会迎来香味爆炸,高潮迭起的中调——

 

——主黑西必经的噩梦级难度副本——前主 + 审神者滤镜

 

真的想叹气了,躲过了对织田信长的求而不得,这次是对黑田长政的怀念吗?有一点小小的揣测,我觉得黑西那句话并不是对黑田长政说的,而是对审神者说的。

 

不然为什么要在那么深情的说出那句话后偷偷地羞涩的攥紧审神者送的戒指。

 

想去彼岸见那位大人啊......黑西狐知道无法永远的陪伴自己的小王子,小王子会长大,会日渐衰老,最后会去那个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法到达的彼岸,黑西身上一种有种矛盾又奇异的个性,在恪尽职守与占有欲中来回摇摆的不安定。

“I try to put you all the side

 

I try and try and try and try......”

真正喜欢黑西的审神者大多也是痴迷这种不安定,一边优秀又骄傲一边又因为已故的前主而自卑恼火。

 

“And you finding over me oh can tell me the truth

 

Oh listen me the way I still love you......”

一人一刃的心都在一遍遍的说着喜爱与不能割舍。

人类踏入神殿,神明走下神坛,然后在汇合的交点前走差了路。

 

虐心从此开始,但是名为《蜂蜜烤茄子》的文里糖与刀子虚虚实实,虐心的同时依旧不忘搞笑,近侍大人打晕了前来准备进行绑票活动的保镖并按高矮排好顺序,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啊,是大吉岭里那一点即将咽下去的愉悦。

 

再香甜的茶也无法回避的是一点茶特有的苦涩,小王子离开了他的黑西狐。

 

不管是自卑作祟还是内心的毁灭欲进一步放大,审神者选择了逃避,最无力的莫过于跟死人比较,毕竟前主已逝,在刃的心中早就是永恒。

 

适合轻饮的茶也需稍久焖放,一如两人的情路,分开后情感反而更加难耐,渴望回到彼此的身边,毕竟这是审神者与刀的恋爱史而非早就心有所属的小王子与他的狐。

 

黑西狐看不懂小王子的画册,却因为那只狐狸而哭了起来,他问他的审神者,他的主,为什么小王子不要小狐狸了。

 

审神者笑出来,他的小狐狸确实已经被他驯养了啊。

 

曲折盘旋的情路似乎正要柳暗花明,但是黑西狐却又对这份感情不自信了,他相信自己爱着他的主人,却不敢确信他的审神者是否如他一样的一直爱着他。

 

小狐狸放走了他的小王子,

 

黑西狐绝望的爱着他的审神者。

 

“listen me the way I still love you......”

沸腾的水泡渐渐安静,味道是蜜糖与茶涩的混合。

 

还没看到真正的结局,黑西狐害怕审神者离开自己去寻找他的“玫瑰花”,但是作为旁观者来看,审神者似乎想为他的黑西狐建造一座满是玫瑰的花园,还有教堂与白鸽,里面住着他与他的黑西狐。

 

满园馥郁香气。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千字成就达成啊!!!!说好的粮!!!!!为了被被的粮,本婶真的会不择手段的!!!!!!此处 @勃士-沼民从入门到沉底 ,来吧说好的字数后面加个0的粮!!!!


截图为证!!!

看我发现了怎样一个神仙太太画黑西!

梓@跟着前野跳沼啊!:

【刀剑x饥荒】第二阶段解锁人物——压切长谷部

 

玩家等级升级至2级后解锁。

 

人物:压切长谷部

 

三围:150/200/130

 

人物语音

 

“阿鲁基......”

 

“为什么...还是回不去呢......”

 

“只要一息尚存......只要您还愿意来迎接我......”

 

角色特点

 

高攻低防跑的快。较低的SAN值以及下降速率使得不少高玩选择黑西这个角色来挑战自己的记录。

 

人物自带一个阿鲁基人偶(自己做的)但是开局不会随身携带而是随机出现在地图的某个位置。

 

暂时无法回到本丸会让黑西产生恐慌,无论白天黑夜都SAN值都会降低,隔三差五就需要怼影怪。

 

审神者人偶:对黑西有安神的作用,当黑西找到人偶,精神力会得到小幅度的回升,同时具有阻止黑西在白天掉SAN值的功能。娃娃被龟甲抢走之后黑西会二倍速度掉san

 

作为一个攻击型人物,黑西的攻击是一般攻击的1.2倍,在获得需要靠怪物掉落的材料时黑西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是需要注意闪避。

 

压切长谷部平时习惯了帮助审神者完成各种事情,例如...照顾植物

 

技能:制作小象水壶

 

材料:2冰块 +1石块 

 

可以制作一个小象水壶,加速农作物生长,与牛粪有同等效果

FLAG:极被如果本丸立绘带笑,我就爬墙主被三天。

我的初始刀阿——————!!!

补:不给鱼看!

刚才被吞了。

我想太阳波特。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是长谷部国chong

不是长谷部国zhong

沼民失格orz

我正式爬墙了!

我要和相貌平平来栖晓疯狂做*爱!

真实【小长谷部在我家】

感谢代购的嘎太太